君卓讲笑话

反正我不写刀子(ฅ>ω<*ฅ)放心吃粮

【凹凸乙女】魔女集会

魔女集会
不老魔女你x他
ooc有

【雷狮】
       你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你是雷王星花重金聘请的魔女,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一场略带迷信气息的祈福仪式。
       “好了,祈福完成……”你还记得当时的你何其强大,不管怎么任性妄为也没人敢说不,但面前这个矮你一头的小皇子却不一样,紫色的眼睛里带着别人都不敢表露出来的不屑。他就站在那里,肩上厚重的披风更显他的幼小:“我会超越你的,魔女。”“是嘛,希望如此吧。”你不以为然地离开,几乎是把那个小皇子抛诸脑后了。
       再见面,他已经不是那个小男孩了,他比你还高出半头,居高临下俯视着你的感觉令你不安,但你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魔女:“好久不见,小皇子。”“呵,好久不见,魔女。”雷狮眯着眼睛,随着他拉风地拖长的语调,你的瞳孔被雷光照亮,雷神之锤迅猛的攻击让你明白,自己已经不是这位皇子的对手了。
        陷入晕厥之前,除了身体的疼痛,还有他嘲笑一样的话语:“抓住你了,魔女。”

【格瑞】
        简直是不一样的两个人——你看着眼前的格瑞,这幅冷漠的样子实在让你无法接受:“格瑞,你以前不是这么冷淡的。”这事对你的打击简直就是巨大的,小时候你还和秋一起照顾过的小可爱突然不可爱了。“以前的事情不用再提。”他扛着烈斩离开,你也只能站在原地茫然无措。
       你来凹凸大赛是希望打破永生诅咒的,但这场大赛对于你一个武力值低的魔女来说就像一个无限续命的炼狱游戏,但有一个现象你很在意——你藏身处栖息的魔兽一天比一天少了起来,治安相当良好。似乎一切都走向正轨——
        “格瑞……?”某个失眠的夜晚,你看见白发的少年拖着一具巨大魔物的尸体路过,魔兽你认得,最近才来到这附近,白天还袭击了你一次,“你在做什么?”
       他好像脸红了:“只是路过。”

【安迷修】
       你对于安迷修是十分感激的,毕竟在你身为魔女的漫长时光里,仿若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的情形绝不在少数从来没有人肯主动站出来替一个魔女说话,相反他们对欺凌你的游戏情有独钟。
       “请你们远离这位小姐。”明明自己看起来也不怎么强大的少年挡在了你的前面,那背影让你以为是你一直在心里的祈祷得到了回应,“如果你们再伤害这位小姐的话,在下只能以暴制暴了。”身手伶俐非常,安迷修躲过了明显比自己强壮不少的男生的拳头,手臂一用力就听到了惊心动魄的骨骼错位声:“只是脱臼而已,在下并没有下重手。”他向一脸惊恐的你解释着,那是你第一次接受到来自他人的温暖。
       你已经不是当时那个弱小无能的魔女了,相反,因为你的强大,原本嚣张的敌人都收敛了气焰,但你又一次遇到了安迷修,他长高不少,更加成熟了,但还是那样的温柔,乐于助人,看不惯恶党的暴行。当你面临了相同的境地,在混混们抓住你的袖摆时,你听到了一声混混的惨叫和熟悉的声音:
       “请你们远离这位小姐。”

评论(3)

热度(157)